淮北新闻网 - 淮北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,淮北日报 - 淮北晨刊 - 相城论坛

穷人的孩子去选秀,还是早回家吧

稿件来源:新华网发布时间:2010-07-27 09:51:04

  近日,两条选秀的新闻总是被放在一起来比较。浙江卫视选秀节目《非同凡响》开播,2000年悉尼奥运会双人跳水冠军的桑雪也出现在选手当中,她参赛的动机是借助选秀救助母亲。据称桑雪的金牌奖金很有限,现在她的母亲患有心脏病。与此同时,19岁的女孩小曼不仅参加了超过百场的选秀,甚至还想通过参加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相亲节目出名。21日,小曼在东方卫视《幸福魔方》节目中公开表示,因为参加选秀想请舞伴和租道具来包装自己,希望家里能拿出10万元做支持,为了向家里索要10万元包装费,她以绝食威胁把下岗的母亲气病了。

  同样是选秀,同样与母亲生病有关,然而,桑雪成了孝顺女,小曼成了不孝女。关键的共性是,她们都是穷人的孩子。早在2006年东方卫视“加油,好男儿”决赛之夜,我就写过一篇《穷人的孩子去选秀》的文章,当时我感慨的是那一个个贫困的镜头:马天宇家空荡荡的房间里,一张大床上睡着头戴帽子的爷爷,床头是个破旧的收音机;为了在电视上看到自家孩子,蒲巴甲家还要大老远到城里看电视;某东北好男借了五百元钱,到上海参加比赛,最后只剩一元钱了,和好哥们合伙吃一个蛋饼;吴建飞家也是破败不堪……家境贫寒的孩子总是让人同情的,电视台为了他们的收视率,为了那一块钱一块钱的短信,搞得男孩们在众目睽睽下哭哭啼啼的。

  那时候中国的选秀比赛方兴未艾,一些禁令还未下达,支持所喜爱的选手是要花钱的,投一票得花一元钱,可以通过手机短信QQ币等方式。一个绝望的母亲曾经诉说,女儿为了参加选秀活动,光投票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。抱着明星梦的年轻人太多,殊不知明星光鲜的外表下,背后也许是坎坷或是灰暗的经历。每年的选秀活动全国百万选手,真正走出来的不到10个。选秀活动全靠人气支持,一张陌生的脸再美好,也未必一开始就有粉丝,最初的选票都得亲戚朋友的支持,很多炒作的费用也不得不父母出。

  丁俊晖家曾孤注一掷,倾家荡产投入斯诺克事业,如果小丁没成功,这些钱不救打水漂了吗?事实上,选秀比赛的机会成本相当高,金字塔底端有庞大的“无所获”的年轻人,他们斥巨金不过编织着破碎的梦。我不想听那些不要光看结果更要看过程、得到了锻炼等自欺欺人的话。所得和付出不相匹配是选秀比赛更加现实的问题。好了,现在选秀比赛不用花钱买选票了,可是雇个抢手写帖子左右民意也得花钱吧?前几天,我看湖南卫视一个选导演的比赛,要想当导演那才真正是“烧钱”呢,随便搭个场景就要十几万,没有赞助的话,一般人家的孩子还真玩不起。

  照理说,选手想请舞伴和租道具来包装自己无可厚非,许多人参加选秀包装的手段比这个更高明花得钱更多。问题是,穷人家的孩子提出这样的需求就被认为惊世骇俗、大逆不道了。还是套用《红楼梦》的那句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”吧!穷人想通过选秀改变命运,可比高考独木桥更不切实际。炒作穷人可真是经久不衰,选秀场总是一次又一次描述平凡人一夜成名的奇迹。今年本来还想炒作下有钱人,贴着“富二代”标签的刘云超在快男海选中还没开口唱歌,就被评委义正词严地奚落打击一通。据我观察,选秀并不是穷人的专利,只是因为电视总是极力煽情,凸显他们的悲悯情怀,把选手贫寒的家境一遍又一遍地述说,从而博得眼球。且不说仇官仇富,他们深知在中国有钱人和有权人是缺乏民意支持的,粉丝们总是愿意支持哪些境况和自己差不多的人。其实,真正要在选秀中走得更远,经济实力当然是需要的,只不过留下来的选手都很低调,对家庭背景讳莫如深,把展示的重心放在真正要比的东西上。要是公然比钱比权口水都能把你淹死,高调张扬的“富二代”们的遭遇就是佐证。

  桑雪和小曼的区别在于,前者可以通过选秀比赛赚钱,后者为了选秀还得花钱。桑雪顶着奥运冠军的头衔已经给媒体足够的炒作噱头了,可是小曼如此平凡,不客气地说即使花再多的钱也未必能如愿,玩弄贫困与亲情的噱头也让人反感。这年头,普通人想要出名,要么有伯乐看中,贵人相助;要不本身足够有特色,往那一站就能吸引眼球,不管你喜不喜欢,凤姐那张有特点的脸,就是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换了一个五官完美无缺的人,相反缺乏辨识度,一张让人记不住的脸是无法出名的。

  人贵有自知之明——这样一句势利又恶毒的评语实在不想用在那些涉世未深,懂事又不懂事的选秀孩子身上。他们不信命,他们有梦想,他们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,他们更相信付出就有回报……今天,我再论这个话题,是“穷人的孩子去选秀”,还是“穷人的孩子早回家”,这依然是个问题。(普嘉)

http://www.hbnews.net/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书面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返回首页>>